搜索
查看: 2194|回复: 1

毛猴艺人访谈

[复制链接]

146

主题

1

好友

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金钱
1660
威望
0
积分
0
精华
1
帖子
213
发表于 2009-9-28 10:39:38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toypfediter 于 2009-10-12 17:24 编辑

曾经在老北京历史上风行一时的旧时玩具,多数已淹没在时代更迭的洪流中,只有在老一辈人们的记忆里偶然浮现,闪露出星点流彩。毛猴,北京民间传统玩具的代表之一,曾记何时,它是孩子们手中常见之物和有趣的“玩艺”。如今在充斥着视频游戏和高科技声光电玩具的儿童世界里,它的生存状态和未来命运又将如何呢?带着对这种旧时玩具的强烈的好奇,近日,编者玩具频道采访了北京玩具协会会员、北京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、毛猴制作工艺师、新一代毛猴制作工艺的领军级人物——于光军。

北京玩具协会会员、北京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、毛猴制作工艺师 于光军
  编者:您是什么时候接触到毛猴这种工艺,并开始制作毛猴的?

    于光军: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,86年的时候,友谊商店有个工艺美术柜台,有一次我去接货,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毛猴这种东西——当时我并不知道那是曹老(曹仪简)的作品。后来有一年春节,我们北京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到曹老家拜年,跟他聊起当时的事情,曹老说:“那就是我做的,那个时候我老往那送(友谊商店),他们卖的都是我做的东西。”也就是从那时候起,我开始做起了毛猴,因为我有工作,每天要上班,所以只能抽空做做,所以早期的作品并不很多。

    编者:您从事毛猴制作有家传的因素吗?

    于光军:没有。我之所以喜欢做毛猴,是因为我本身就喜欢艺术、古玩收藏什么的,对绘画也非常喜欢,我以前学过工笔画。艺术都是相通的,像我做的这些场景,都是自己构思、设计的,里面人物的造型、搭配,布局的疏密都与绘画的构图一定的关联,只不过画是平面的,这些场景是立体的。

  编者:您的作品都是这类大型的场景吗?

  于光军:小型的也有,一般参加一些展示活动的时候,我会做一些小型的作品,一是携带方便,二是对于消费者而言价格便宜一些,可以做为商品出售,像协会组织义卖活动的时候,基本上都是这些小型的作品。大型的作品一般都是精品,自己留藏着,不会拿到市场上出售。

  编者:江苏有个毛猴艺人做了一套奥运题材的毛猴场景,仔细观察您的毛猴作品基本上都是反映老北京民俗题材的,您是否做过现代题材的作品?

  于光军:我也不是说要守着前辈的一套一成不变,但也不能把过去的一概否定,现代的题材我现在也在慢慢地引进,但应该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。现代题材的作品我也不是说做不了,但目前为止还没有打算做,主要是观念的问题。就我个人而言,还是倾向于做传统题材的作品,让毛猴去打电脑、玩游戏机,感觉就不如过去小孩推铁环、跳皮筋的题材吸引人
 编者:您的意思是让毛猴这种传统的形式表现传统的内容?


  于光军:这些传统的题材能勾起一些老年人的怀旧感。我们在香山植物园办展览的时候,有位老太太看着毛猴做的场景一待就是二十多分钟,你说她痴迷到什么地步吧,她指着场景中的房子一定说那是北房。我在做场景的时候,不可能把这些细节都考虑进去,只能说她看得太投入了。另一方面也说明这些道具、场景比较贴近当时的真实情况,让人看到后感觉顺理成章,不是生搬硬凑的。

  不只老年人,就是像现在我们这些四、五十岁的人,也许大家对毛猴这种“玩艺”不了解,但对这些民俗场景还记忆犹新。我们小时候玩的东西,像抽汉奸(陀螺)、推铁环、骑驴、扇洋画、抖空竹……,我塑造的这些毛猴造型,我们这个年龄的人一看都非常亲切,有时带着孩子来参观,看见一些大人指着某个造型、某个场景对孩子说:“看!小时候爸爸就玩这个。”孩子感觉新鲜有趣,父子之间很容易产生共鸣。可是现代题材的东西,大家都看得见,摸得到,孩子天天玩电脑,来看毛猴展览看到毛猴也玩电脑,除了好玩,不可能带来更多新鲜感和文化味。

  编者:现在北京地区制作毛猴的艺人多吗?毛猴这种工艺是否会像其他传统玩具一样,面临着失传的危险?因为来之前跟曹仪简老师通过电话,了解到他的身体状况不一直不是很好,也很长时间没有做过毛猴了,而且据说曹老师从来也没收过徒弟。

  于光军:北京地区的艺人多是不多,但也不是说毛猴这种绝技快“绝迹”了。我们协会里比较年轻的除我之外,还有邱贻生(就是获铜奖作品《厂甸庙会》的作者),岁数稍大一些的有江守煜。他们每年都有很精采的作品问世。

  曹老应该说是目前毛猴界泰斗级的人物,文革之后,是他把毛猴这种工艺给恢复了。至于说他不收徒弟老人可能有他自己的想法,但我认为这也跟毛猴本身的特点有关。有些行当会有很多门派,像京剧有梅派、裘派……,泥人有泥人张、泥人常……,之所以有门派之分,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独特的东西。就像面塑,现在市场上有很多相关书籍、图片,有兴趣的人买上几本,照样学着慢慢也能出活,但材料本身的配方、辈辈相传、秘而不宣的技巧、手法这是圈外人接触不到的。现在我们协会里捏面人的艺人大约有三、四十位,但只有几个尖子,其他人都很难超越他们,为什么?肯定他们有独到的地方——这些技艺就需要传承。像毛猴制作,本身工艺上没有什么很高的门槛,要说独特之处,就是艺人脑子里的创意和构思,这些东西不是我不想告诉你,是我没办法告诉你。我有了新的想法,开始很可能就是一个粗略的框架,在制作的过程中我会不断地去丰富和完善具体的细节,我不可能在开始的时候就把最后的样子向你说清楚,所以说,毛猴这种东西跟其他的传统玩具还真不一样。它的传承不止停留在技巧工艺上,还有更广泛的文化背景和内涵。
 编者:您的作品能拍照吗?不怕照片登出后有人盗版吧?您是怎么看待版权问题的?


  于光军:不怕。我还希望有更多人的来学做毛猴呢。毛猴这种东西跟其他东西不一样,它只能靠手工一点点去粘、去做,即使有人照着我的样子去做,也简化不掉这些工序,而每个人的制作习惯、手法都会有差异,要完完全全、一模一样地复制一件作品也不太容易。你照着我的做,可能花的时候比我当初做的时候还长,如果你本身有这个功底,自己创作的功夫都有了,干嘛要费那个力气。至于说报上、网上登了我的作品,那就只当是给我做宣传了,只要没有用于赢利,我不会追究版权。但如果把我的作品制成了挂历出售,我就会考虑跟他打官司了。

  编者:说到打官司,问题就来了,您怎么证明图片上的东西就是您的作品呢?如果作品就在您家里放着那没话说,如果这件作品已经被某个人收藏了,那您又怎么证明它是出自您之手呢?

  于光军:所以我的作品大都自己保留着。现在版权这个问题确实没有办法保证。我们协会有位剪剪纸的,去年她的鸡年剪纸作品在日本参加活动的时候,没经她同意,就被日方制成了邮票,一套两枚,一枚是她的人像,另一枚是作品,过后就给她寄来两本票。按说这种官司很好打,但因为牵涉到跨国的问题,她本身又不太计较这事,后来还是没打。我们协会另一个会员,也是做剪纸的,就是蛇年生肖票的作者,也是没经她本人同意就把邮票出来了,打官司到现在还没结果,这还是在国内呢。

  编者:那协会这边没有帮助您们维权吗?

  于光军:协会一般不参与这类事情。协会只负责文化交流方面的事情,它本身就是个政府机构,不以赢利为目的。目前协会这边就两个人负责这一摊,平时组织活动都忙不过来。协会组织的所有活动,协会方没有任何收益,比如你在展会上卖出了展品,协会方面分文不取,还花钱为你掏场地费、管理费,为你做宣传、搭建平台,你挣钱了不说什么,等有了麻烦、有了官司你找到协会了,道理也说不过去。本身版权保护就是你个人的行为。

  编者:您想过对自己的作品注册、申请专利吗?

  于光军:现在国家有民间艺术保护工程,协会以后还会给我们这些民间艺人评“大师”,国家会给大师级的艺术家注册,将来肯定也会涉及到作品的版权保护问题。目前来说,对自己的作品注册、申请产权保护,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,那对个人而言就是一个很大的经济负担,我们这些从事纯手工工艺的民间艺人,靠着手艺挣钱很困难,像我,本身有单位有工作,家里还有老人要照顾,每做一件作品又都想做成精品,一年下来最多也就做个四、五件。获奖的作品、自己喜欢的作品自己是绝对不会拿出去卖的,做这些东西本身的材料消耗算上,靠每次活动卖几件小场景根本不够维持。所以,版权的问题只有靠社会、靠你们媒体帮我们呼吁一下了。
wjzt0606-32.jpg
听梦 该用户已被删除
发表于 2009-9-28 11:05:19 |显示全部楼层
民间艺术败落了,不知道谁能拯救世主,相声艺术有郭德刚,那么民间的玩具艺术呢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