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查看: 2260|回复: 0

绢人艺术家齐聪颖访谈

[复制链接]

146

主题

1

好友

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金钱
1660
威望
0
积分
0
精华
1
帖子
213
发表于 2009-9-28 09:29:36 |显示全部楼层
一顶顶珠环翠绕的发髻、凤冠,一袭袭描龙绘凤的莽袍、霞帔,一个个气宇轩昂或是高贵雍容的王公大臣、古装仕女……——走进娟人制作工艺大师齐聪颖的家,一个个华衣美服的戏剧古装人物绢人,神态毕现,呼之欲出。

    有着三十年绢人制作经验的齐聪颖老师,年轻时曾师从于北京绢人第一代制作大师葛敬安先生,是葛先生的嫡传弟子。也是北京绢人工艺恢复后的第一批专业技术工人。其制作的北京绢人,保留了宫庭艺术典雅、华美、做工精致、考究的特点,尤其注重人物形态、神韵的刻画和服装、配饰、衣褶、道具等细节上的处理。近日,hc360慧聪网玩具频道的编辑,就北京绢人目前的发展现状等问题,采访了这位民间工艺美术大师齐聪颖女士。
民间工艺美术大师:齐聪颖
   本站:请您先介绍一下北京绢人的起源好吗?

    齐聪颖:关于绢人的历史我本身也不是很清楚,刚进厂的时候,听我的老师葛先生说过,绢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北宋年间。绢人为什么不像现在社会上那些面人呀,泥人呀这么普及,因为它是属于宫廷艺术。清中期时彻底灭绝了。至于灭绝的原因我们就不太清楚了。当时有一些官宦人家见过这些东西,根据这些人的回忆流传下来,后来民间祝寿等喜事庆典上,常有一些用缎子扎的简单的小人。

   本站:绢人是北京地区特有的东西吗?

    齐聪颖:北京绢人就是因为我们葛先生在北京地区给它挖掘出来的,所以叫北京绢人。解放前,北京民间流行的那种绢人,不属于这些比较高雅的东西。比如民间也是用缎子头做的小衣服、小裤子呀,有可能脸是面的、泥的,做的祝寿的老寿星、办喜事上的童男童女,实际是跟绢人都有渊源关系的,但真正的绢人都没有流传下来。

   本站: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绢人的?能讲讲您个人的经历吗?

    齐聪颖:我是中学毕业后就被分配到绢人厂的,因为我从小就喜欢画画,无论是小学、中学在学校里都是绘画方面的骨干,有绘画基础,毕业那年,正好绢人厂需要人,当时要招一些有绘画基础的工人,我就被分配来了。进厂之后从“头”学起,我们进来这拨学生,从开始一步步地学,直到学会做一个完整的绢人。后来我们厂生产出来的绢人特别受欢迎,尤其出口很受欢迎,定货量特别大,这样一来,靠一个人从头到尾地做比较慢,就搞起了流水线,我当时负责绘画,画头脸、画服装,这么一直就干下来了。现在还在做,是因为我一直比较喜欢做绢人。

   本站:文革时期间,绢人生产受没受到过影响?

    齐聪颖:我们绢人厂在文革期间也是动荡得特别厉害,文革刚一开始就把我们全都给砸了,批我们是四旧,帝王将相、才子佳人,全都不让做了,之后我们什么都干过,做毛主席像章呀、石膏像呀,全都做过。文革中,电子特别兴旺,绢人厂就分成了两半,一半做器件,一半做仪器,做了一段之后,又回过头来做绢人,不知怎么又不让做了,就并入袜厂织袜子,后来又恢复做绢人,没几天又不行了,把我们并到剧装厂,剧装厂当时没有绢人的生产任务,我们这些人被分配到各个车间,我当时被分到绣花车间,用丝绒线绣戏衣。后来恢复继续做绢人后,人家说锦盒跟我们的绢人接近,做完了绢人要用锦盒装呀,于是,我们这些人又被并到了锦盒厂。在锦盒厂我们单独成立了一个车间,专门做绢人。——反正是来回来去地折腾,结果越合并越离家远,我家住在中关村,工作在前门廊坊二条,等到我们由锦盒厂合并到绢花厂之后,上班地点都到龙潭湖了,太远了,最后没办法了,我45岁调到科海集团去了,在科海待了五年,绢人制作也扔了五年。

   本站:您是退休以后才又恢复做绢人的吗?

    齐聪颖:那几年说是扔了,只是不是正规地做了,但是公司毕竟跟工厂不一样,回家来休息时没什么事,我就利用业余的时间做绢人。还有我们老板有时候出国送礼品呀,我就给他们做几个,其实那几年也没有间断做,就是没有那么正规地去做了。退休以后就好了,我的整个时间都空出来了,就整个投入到绢人制作这里边来,所以退休之后的这段时间,我感觉到收获不小,至少我自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创作。如果在厂里,我们那会设计组这几个人,他设计什么,都给你点出体裁来,这样的话就不好干活。我退休回家来,我对戏剧人物比较喜欢,你看我的绢人有一个特点,就是从有这个绢人,一直到发展成绢人厂,产品都是五千年的历史文化体裁,都是做仕女人物,做戏剧人物的很少,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们做过芭蕾舞,什么《红色娘女军》呀,什么“红嫂”呀,《白毛女》呀,说起来好笑,文革的时候,我们做的东西,要砸了,我们特别心痛,最后,我们花钱来买我们自己的作品,我当时买了个“斗笠舞”,后来我一个朋友特别喜欢,死乞白咧地要,我又不好意思不给,就送给他了。
  本站:您所做的绢人都是戏剧题材的吗?近期有什么新作品?


    齐聪颖:我们还做过芭蕾舞的《白毛女》“红头绳”。其实我们当时做的《天鹅湖》“四个小天鹅”特别漂亮,但是文化大革命中都给砸了。虽然我个人比较注重戏剧方面的,但我什么体裁的绢人都做过,什么越剧呀、吉剧呀,地方戏呀,黄梅戏呀,我都做过,这些戏剧人物在装扮上有很大的差别,各地有各地的特色。但地方戏剧的每一个剧种都没有京剧的考究,京剧的服装非常严谨,经过几百年时间提炼出来的,都是精华呀,做京剧人物实际上你要说看个大致模样这也容易,要真正考究的话,真不容易。一个是人家的京剧服装特别讲究,你要想做得接近它,你必须要按照人家的规矩去缩小,比例要由你自己来定。我的绢人从肩膀到脚36公分,这个高矮最合适,再大显得笨,再小它的表情表达不出深度。按照36公分的高度设计衣服只能看戏装上的图案来缩放比例,比如下摆的海水占戏装的多少,我这绢人衣服上的海水也占多少。小比例的绢人我也做过,象这个杨排风,大约有24公分高。因为经常要出去做展示,小件的绢人携带起来会方便一些。

    九月份的时候,我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要在世纪坛举办一个展览,我现在正准备做一个新的绢人场景——《凤凰台》,取材于孙策和大乔的故事,绢人服装的画片已基本完工了,如果不是家里突然有病人要照顾,可能现在都已经做好了。



齐聪颖绘制的“孙策”的服装

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

    再过一段时间我要做一个“天女散花”的作品,这个人必须要大,而且贴在板上,外面做一个大型的玻璃配框,我也做好了一个挺大的头,如果有大型的展览,展起来会非常的壮观。

   本站:做一个绢人需要多长时间?

    齐聪颖:我们那会儿在厂里做的时候,一个月一个人能做二十几个,差不多一天一个。不过工艺都没有现在这么复杂。像我做的绢人,都是太复杂的,我一个月也就只能做一个,像这个穆桂英吧,她一个人穿两套衣服,那我就要画两套衣服,应该是两个人的材料,她一个人用了。这些衣服都是一点点画出来的,用丽金画,就是用清漆和金粉调在一起制成的颜料,凸出的感觉有绣品的味道,在绢人的工艺里叫做“赛绣”。我画的时候常常采用双面画,过去在厂里做的绢人,光看前面,后面差不多就得了,我现在做的绢人后面也有看头。还有绢人头上的发饰什么的都是自己琢磨着做的。
本站:现在有人建议成立绢人博物馆您对这件事怎么看?


    齐聪颖:我个人认为建绢人博物馆现在还没到时候,我是比较客观地谈问题,要成立绢人博物馆,如果我们葛先生还在,我们这批技术人员都还健在,并且大家都努力地创作新作品,那没问题。可是现在,老一批的艺人都基本不在了,即使尚在世的,也都多年没做过绢人了。像老一辈艺人里的范振华,70多了,眼睛也不行了。跟我一辈的有一个比较出名的艺人,叫杨乃惠,以前我们做绢人的有什么事都推她主事,现在也神智不太清楚了,也做不了娟人了。就是我们这一代人中,都有几个过世了。年岁都不大,都是病故的。如果说,我们现在做绢人的,虽然不景气,还有这么七、八个人能做这个高大的、高难度的精品,那么我们提议建个绢人博物馆,真正地展示我们中国自己的绢人艺术,而不是那些石膏脸、石膏手的那些东西,那完全可行。可是现在,已经没有这么多人能做这些东西了,指着这么一、两个人来做这个东西,成立绢人博物馆,远远提不上日程。你说做博物馆,国家同意了,给你拨了几十万的款,你盖起了这么个博物馆,但你的东西呢?拿什么来展示?此外还有一个问题,你所用来展示的那个东西,你所认为的最精典的东西,是不是值得展示和收藏?这个标准谁来定?

   本站:现在国内还有一些什么专家,在业界比较有威信,可以评价这些后辈的作品?

    齐聪颖:像现在看我们这些东西比较多的,比较有声望的,有个唐克美,她是我们行业协会特聘的专家。再有就是徐枫,这两个都是跟我们葛先生一辈的人物,他们虽然不是做绢人的,但她们搞特种工艺时间很久了,比较懂了,对绢人的了解得比较多。理论方面的权威性无人可比,只可惜她们没有实际操作过。要说有资格评论我们的作品的,也就她们了。

    另外,要评价一个绢人作品,首先应该了解绢人,最好是做过绢人,你能做绢人,你的工艺到位,你才能看出来这个制作工艺的难易程度和它的价值所在。像以前我们绢人界几位老先生,杜崇朴、程明礼、宋翠珍、李佩芬加上我们葛先生,如果这五个人还健在的话,他们合伙做出东西来,也绝对是不同凡响。

   本站:现在她们的作品还有留存于世的吗?

    齐聪颖:我们葛先生有一个作品《小忽雷》,后来听说也是大家帮她攒起来的,原作也没了。所以我就吸取了我们葛先生的经验,我现在就要多做出东西来自己收藏起来。

   本站:前一辈人的作品没流传下来,可能还有一些客观的原因。比如葛先生的绢人作品到了某个收藏者手中,因为没有打品牌,没有署名,人家还以为是流水线出来的呢,根本不知道是出自名家之手,没有说明和包装,那一件精品不就等于流失了吗?

    齐聪颖:我们葛先生的作品都没有署过名。我对这个也从来不重视,像我和杨乃蕙、同一批进厂的,我们那会都不考虑这个问题,一个是那个年代不时兴这个,还有就是我们本身所受到的家庭教育使然吧。像我,从开始做到现在,不管是台湾收藏的还是美国收藏的,大概做了有好几百个绢人了,从没打过自己的品牌。

   本站:现在市场上有很多绢人产品,各地也有不少做绢人的艺人,可业界仍有人认为北京绢人即将灭绝,这是怎么回事?

    齐聪颖:据我所知,我们这个绢人厂教过东北人、还教过北京近郊区。在石景山农村,我们在那给他们带过一个社区,就是一个公社的农民,在农闲的时候,那些女同志没事可做,我们在那里办过一个班,后来她们也形成了一个厂,做绢人,现在可能也不做了。我们还教过东北的,江苏的,河北的,但这几个地方都没有做起来,东北那批人最终兴起了做石膏脸、石膏手,用大花的混纺织锦缎做衣服,做的都是清朝的绢人,他们把北京的所有市场都给占领了。后来我们在锦盒厂的厂长,自己办了一个绢人厂,向东北人取经,也把绢人的手脸改成了石膏手、石膏脸。现在市场上流行的可能就是这些东西了。我以为,绢人还要占一个绢字,绢人的绢主要是指在手、脸的制作上是绢的。现在市场卖的那些石膏脸的,陶瓷脸的,都不应该称之为绢人。至于说需要抢救的,也并不是市场上那些工艺相对粗陋的大陆货,而是那种用于收藏的精品绢人,因为现在会做、能做这些精品的艺人越来越少了。
本站:您对北京绢人的传承问题怎么考虑的?


    齐聪颖:我有段时间特别着急,为了绢人传承的问题想得头发都白了。绢人从我们葛先生那挖出来,多么不容易呀,失传那么多年,而且弄到现在,弄到工艺流程这么完整,每一步都琢磨到家了,交到我们第二代人手里,要从我们第二代人手里把这东西给绝掉了、丢掉了,实在是说不过去,我一想到这里,就感觉到特别得痛心,我确实是爱这个绢人,从我们这丢掉了,我们谁都对不起。

    但这个问题怎么解决?作为个人,我现在脑子里的构想特别多,我只能尽量把它们都做出来,收藏起来,留给后人观赏、研究。有人也向我提过说:“你也别光做精品,也要有自己的产品。”我跟他们说,“你们现在主要是不了解我的心思,我是想先把我脑子里已经存在的一个个场景先做出来。我做绢人之前,先考虑好做什么,比如做戏剧的,我要表现的那个情节,人物的表情,甚至于人物的动作我都想好了,哪只脚在前,哪只在后,都要多看,多观摩,记在心里,然后脑子里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构思。像这样的场景,在我脑子里已经不下五、六幅了,我就想先把这些东西先做出来,其码做出两三件以后,我休息一段时间的时候再些大陆货,我做大陆货就当是休息了。

    我还有一个大胆的想法,在行业里,做多个人的作品展还是有先例的,比如搞三个人的作品,把他们的作品集中起来展示。在2008年,我想跟协会的人谈一谈,我要做一个少数人的个人作品展,要做得到的话,我个人的付出肯定是非常非常大的,但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。

   本站:靠您个人的力量来抢救绢人,肯定是杯水车薪,您认为政府、协会方面可以提供哪些切实可行的措施?

    我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,如果政府或协会出面,当然要有力度得多。现在不少大学把这种民间的东西搬进课堂,那样也是一种把绢人艺术发扬光大的途径。比如行业协会,可以安排一些工艺美院的学生,工艺美校的毕业生有的是,不干本行的也有的是,毕业了把一些学生分配回来,让他们带薪来学做绢人,他们肯定愿意学。比我现在教这些在职的学生强。我有这个想法已经很久了,想跟协会谈,但又心存顾虑,怕别人认为我想宣传自己。因为社会风气如此,我虽然不看重名利,但有些事情实在怕人歪解了,以前我也有过这方面的经历。其实我是好心,如果工艺美术行业协会把绢人归入工艺美术类别里,那么工艺美术学校,每周有一堂课讲绢人,让我们这些艺人去讲讲肯定对绢人的传承影响深远。

    现在来我这里学习的学生,我都是无偿教他们,耽误不耽误我的时间,当然耽误,但我要是不舍弃一些的话,我怎么继承这个工艺?我的这些学生里,万一有个能成的,有灵性的,那我就要收徒了,我会把自己的东西全都教给他。现在我的女儿准备要全职跟我学做绢人了,但毕竟她是唯一的。现在关键问题是,如果我带的学生中有可塑的,我又能怎样?我能说,你别工作了,你在这跟我学,我给你开工资吗?我没有这个能力呀。现在像我们第二代绢人艺人中,年龄都不小了,自己做不了绢人带几个学生还是可以的,但很少有人带徒弟,他们觉得绢人传承是国家的事,跟己无关,而且精力体力都跟不上了。我这么做,也只能做到现在这个地步,我拿出一部分时间指导学生,再挤出时间搞创作,还要照顾家人,已经达到饱和了、最大限度了。如果我教的学生里有成器,我用什么办法留住这个人才?如果所教的学生中没一个成器的,我花费的大量的时间精力难道就算白费了吗?——我现在所有的付出,最终的效果到底怎样,还是个未知数。怎样才能建立一种机制,能够保证传与承、教与学两方面的效果和效率,这就不是个人能力范围内的事情了。
12.jpg
65385354.jpg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回顶部